關於『跪坐』

時至今日,日本傳統家庭會鋪設『塌塌米』,家人日常也普遍採用跪坐,往往以為是日本獨有傳統,事實上,中國早在先秦時期已有之。

據《禮記.曲禮》的記載:『主人跪正席 客跪撫席而辭 客徹重席 主人固辭 客踐席 乃坐』。裡面講的,是主客雙方謙讓的互動,但更重要的,是提出當時的人,無論任何身份,都會採用跪坐,也可算是比較早出現關於跪坐的文獻記載。


在古代中國,跪與坐的形態相似而有所不同。跪的形態為『斂膝傾腰』,即兩膝著地而臀部不落腳踵之上,上身虛懸 ; 坐的形態則為『屈膝降腰』,兩膝著地,臀部落在腳踵之上,這種坐姿就跟日本的跪坐十分相似了。除此之外,從跪坐衍生出來的禮拜方法也是琳瑯滿目,都詳細歸納記錄在南宋大儒朱熹的《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雜記六十八雜著的跪坐拜說之中。


但無論是跪還是坐,這種坐姿長久下來都會令人不適,早在先秦時期的《韓非子.外儲說左上》就有過這樣的記載『叔向御坐平公請事 公腓痛足痺轉筋而不敢壞坐 晉國聞之 皆曰 叔向賢者 平公禮之 轉筋而不敢壞坐 晉國之辭仕託 慕叔向者國之錘矣』。

 

似如此,又為什麼還要採用這種吃力的坐姿呢?這其實與當時的服裝有緊密的關係。先秦時期並不流行穿合襠褲,雖說趙武靈王實施胡服騎射,開始有武士改穿合襠褲,但畢竟是少數,普通人若在席上打開雙腳坐下,自然有失體統,採用跪坐就正好將下身遮蔽,之後進而發展出一套禮法習慣,天下遵行達數百年,直到劉宋時期,仍然有人對『偏坐企踞』等『不正』的姿勢作出批判,足見禮法深嚴。

歡迎轉載引述,敬請提供出處
千月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