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時代武士的生涯 二



武士,在日本傳統上都是統治階級。江戶時期一位署名武陽隱士的作家在其著作《世事見聞錄》中寫到『武士的品行將成為社會的榜樣,查明是非善惡,執掌賞罰,不能有阿諛奉承,也不能有絲毫私欲,必須為國獻身盡忠』。可見當時庶民對武士階級有著極高標準的道德要求。

當然,能夠成為庶民仰望的對象,這固然是社會地位的一種肯定,但作為武士本身,長期過著儉樸的生活,其實有著說不出的無奈。


正如我在之前的《幕末的武士》內談到,武士的俸祿一般會因應身份地位而定,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一般不會增加。作為武士階級最底層的下級武士,每年只有不到四十石的薪金,與當時的貧農的收入相若。加上俸祿與米價掛鈎,作為云云眾多的商品之一,米價的升跌就會對武士的收入做成極大的影響。

而成為藩國家臣的武士,雖然不受江戶等大城市的物價上升影響,但處境則往往更為悽慘。原因是每位大名原則上都需要進行『參勤交替』,就是每隔一年都需要到江戶城拜謁並留居一年。單單是隨行人員的旅費就往往佔去藩國一年收入的百份之二十至三十。為了湊出這筆款項,許多大名便採用『借上』的做法,簡單來說就是減薪。


但作為庶民仰望的階級,為了維持形象,勤奮的武士往往需要背地裡拼命做外快以幫補家計。如果不想靠『穿膠花,剪線頭』為生,也有武士靠抵押領地,出售武士權利以換取金錢,甚至也出現靠借貸度日的武士。

當然,雖然身為武士,但唔係好打就大晒既 :『借錢梗要還』啦...

 

歡迎轉載引述,敬請提供出處
千月堂

15894584_1265446126827160_4915952235571927442_n